2016年小结

2016年初,我在匆忙中写下了几行字,后来说的2015年小结也不了了之。大概还是因为懒吧。现在想想还是该写下些东西,即便只是朴素的文字,也算是给自己的2016画上一个句号吧。

明大启微

老实说,这一年过的并不轻松。年初公司遇上了美国版权管理收紧,由于美国婚纱协会的投诉,公司的网站受到了很大的打压。主要网站的域名直接在美国法院被判收回,导致流量暴跌。2015年同一时期,日订单达到200单以上,而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趋向于0。即使之后在“金三银四”的销售旺季,为了保证流量,公司采用成本价销售的策略,订单依旧维持在日均20单以下。这让我看到了一个创业公司在遇到外界因素影响时所表现出的只能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为了生存,老板开始采用各种手段救场。既有治标的提升流量,也有治本的解决版权问题。提升流量是短期方法,公司通过买搜索排名、增加卫星站点、流量站导入、社交网络宣传等各种方法尝试提高流量,但由于Google不断的对新网站的打压,网站流量始终在低位徘徊,转化率并未提高。而要解决的版权问题,势必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自己拍图,在公司烧完了之前所积累的资本后,这条路也走不通了。老板尝试融资,但由于资本和公司发展目标的分歧,最终没能成功。即便如此,公司上下依旧还在为拯救外贸部而努力着,大概是因为年会上老板的打的一针鸡血和画的一块大饼吧。

现在回头看,当时公司所遇到的危机恐怕比开年邮件中提到的要严重的多。公司有外贸和知识两个部门,知识部门流量稳定,稳步发展,但这种发展速度是一个创业公司所不能接受的,创业公司面临的是生死问题,要么迅速成长蚂蚁变大象,要么只能变飞蛾在不知何处的火焰中烧成尘灰。所以,公司的希望必定是寄托在能够有跨跃式增长的外贸部门,然而,只怪这场版权危机来得太早,在公司刚积累到一点点资本准备转型的时候突然到来。如果晚一些,可能只需一年,公司稳步发展,2016年9月上市,融到资本,再将这些资本转化为版权,在2017年历经这种危机,应该就能游刃有余了。99%的创业公司都将面临死亡,这句话可怕却真实。

从15年6月到16年8月,明大启微给我的这一年还是收获良多的。大学的时候我就不是一个认真上课认真写代码的学生,大概我是喜欢自己折腾的那一类人吧。明大却也给了我这样的环境,没有太大的工作压力,能自己玩些想玩的东西。虽然都是些基本的东西,但他们还是构建起了我基础的技术栈。作为创业公司的开发人员,相比于其他创业公司,明大的工作确实不算辛苦。一周两天左右的加班相比于其他公司动不动的996来说实在轻松,虽然在最后的一个月里公司决定采用6天工作制,不过期限也仅是四周。明大的各位同事也十分和谐,毕竟都是年轻人,也没有层级观念基本算是一家人的感觉了。

上面都是些好话,那自然不好的话也要讲些。明大真的太过懒散了,就如张鹏在年终信里说的,像是国企员工在养老。知识部门业绩安稳,人员自然安逸,分配任务完成就好,今日任务做完自然可以休息,上上网聊聊天十分平常。设计拉长工作时间,效率很低,而且活儿推来推去。运营工作重复性太强,大量的时间被浪费在里面。想想也只有技术在认真干活,但是由于都是新手,大家在学习和试验上花的时间太多,原本应该不在工作时间做的事被放在了工作时间,那自然也是在人力上的一种浪费。不能说是这些导致了明大的一蹶不振,但至少这些问题所浪费的时间正是明大在危机来临前所仅有的准备时间。当然,作为我个人私心的角度,能在工作时间学习确实是好事,拿着工资上课明大予我良多。

在管理上,明大也存在问题。没有了层级关系,那就意味着老板说了算。创业公司的发展其实并不稳定,很多决策也并不能真正有效。这样的矛盾直接的展现便是需求的朝令夕改,设计时常抱怨UI老板不通过,增长流量的运营方案也是一改再改不断尝试,运营方案的改变作为直接的需求也被作用到了技术上,各种技术解决方式也是不断修改。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决策者没有把握住正确的方向。由于决策人只有一个,一个人所能看到的远方比较有限,那他所给出的方案也必定有所局限。局限导致失败,过多的失败导致犹豫,犹豫引起变化,变化浪费时间,时间就是明大的命。这里还要吐槽一下,由于资金短缺,公司在年终奖上打了折扣。由于经营不佳,导致福利缩减本来无可厚非,但在这种关键时期,福利的缩减只能让员工信心受挫,如果员工觉得公司可能要不行了,都在为自己的前途着想,那公司运行效率必将大大受挫。另外,公司情况一出问题,削减的就是员工的福利,作为员工心里不悦。而之后不问意见就直接执行6日工作制的方式也同样导致员工情绪反弹。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总体而言,我对明大的印象还是积极的。舒适的工作环境,和谐的工作氛围,还算良心的福利待遇这些足以弥补公司在管理上的细小问题所给我带来的负面感受。所以,当我离职张鹏问我是否是因为6日工作导致时,我答了不是,我即是如此说,也是如此想的。离职的真正原因大概就是之上所说,看不到明大的未来吧。

最后,算是和明大的告别吧,感谢张鹏把我带进明大,也感谢华伟能带着我成长,还有龙途、猴子、王磊,和你们在一起工作很开心。

中信

7月底离职后,在家休息了一整月。之后疯狂投简历面试,还算顺利的都拿到offer后选择来到了中信。刚过试用期,来这边的时间也不长,除了感觉工作有点杂办事得看人脸色以外,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总会有新的朋友和新的工作,慢慢适应吧。

这边的工作名为质量控制,换句话说就是测试。但我实际的工作却偏向运维和项目管理。Docker、Puppet、Zabbix、LDAP、Jenkins、Jira、Confluence、Nexus、Tomcat、WAS以及许久没用的Java,这些里头许多是我接触过的,也有许多我从未听说的,总之慢慢学习吧。

租房

2016年最大的意外就是这件事吧,这算是我步入社会以来第一次遇到事儿了。当我第一年房屋到期后,选择了不续租。之后我们找到了爱屋吉屋中介为我们寻找房子,几天后,爱屋吉屋的工作人员和我们签下合同租下了一个大开间。然而协议一签,问题就来了。首先我们发现房子还在装修,并不能按期交付,接着发现房屋的出租方并非爱屋吉屋中介所说的房东,而是另一家中介公司。而这家公司在网上都是负面评价,也就是俗称的黑中介。

开始我们也不想把事情变得更加麻烦,想着能住就无所谓了,大不了就是押金赔了。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像我们想的一样发展,黑中介一直拖延交房,导致我们迟迟不能入住,多番沟通后,黑中介不耐烦了,直接要求撕毁原有的爱屋吉屋、我们、黑中介签署的三方合同,重新签署我们和黑中介之间的双方合同。但是这个合同是黑中介自行拟定的,自然充满了霸王条款。我们自然不签,于是,在6月29日,黑中介公司曲某将我和我女朋友困在他们公司,动作、言语威胁签署了这份双方合同。不过当时我们留了个心眼,以没带旧合同明天再拿过来为由没让他撕毁之前的三方合同。此时,是我们刚入住的第二天。

次日,为了我们的人生安全,我们搬离这套房子。几日后,我们同时向公司提出辞职,离开北京。

女友

某年夏天,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第一次相遇。从此便有了羁绊,直到十多年后,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好假。

15年底,还是只是同学的女友来到了北京,在几个月的相处后终于成为了我的女友。虽然与她认识已有十几年,之前也是熟识,但也只是当个妹妹看待,大概是因为她个头比较娇小,性格也属于刁蛮一类,蛮能激起照顾的欲望的吧。

到了大学越聊才发觉越投机,直到毕业后她来了北京才终于有机会走近。大概是因为兴趣相投(也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帅吧)然后就在一起了。没有正式的表白,也没有什么象征的礼物,现在想来是有点亏欠了。

在一起后才发现,她实在算不上是一个乖乖的女友。任性,容易生气,非常容易生气,一不小心就会生气,一生气还哄不好。抠门,抠门得要死,东西不让买,不便宜不买,买个几块钱的东西都要纠结半天。好懒,懒得死,天天在家睡觉,收拾个房子能拖好多天。黏,特别黏,一会儿没陪着就不肯不肯的,公司开会都得翘了赶回来。包袱重,不打扮好不出门,屋子有点光就会晒黑了。身子不好,一来亲戚就痛,风一吹就痛,睡觉没盖到被子也痛。玻璃心,看不得可怜的东西,在外面见到只流浪狗大概能哭出来。过节还要惊喜,逢着个生日啊节日啊就打着转的找礼物,藏得好好的都能给翻出来。馋,大概上辈子是个馋嘴猫吧,天天零食不断,晚上刷完牙一躺床上就开始饿,这算个什么设定啊。。。

 

 

 

 

 

 

 

 

可是,没办法,就是喜欢,唉。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